白果

开车无能,更新随缘。

【百粉点梗】失忆(原剧背景/一发完)

剧版设定,不荼毒P大原作,勿上升勿上升。

不开车所以巍澜/澜巍无差,含骨科单箭头不适者请谨慎食用

哐哐砍铁链梗衍生脑洞
以及tag如果有问题请告知。

@郎艳独绝  @望名

最后一句话梗概:大概是个面面找(zhu)事(gong)然后被哥嫂吊打的故事

///

失忆.

 

00.

 

    有人说,“年轻人,太急着站队没有好处。”

    可总是有人,不听老人言。

 

    偏偏这些不听老人言的莽撞小子还总能误打误撞促成一些大事,比如,那个新上任的地君殿书记官几乎舍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去冲撞那据说囚着重犯的天柱之石,没想到,竟还真将封印撞开了一角。

 

    夜尊终于能够以实体的形态从天柱石中脱离出来,这血洗人间的第一站,便去了特调处。

 

    赵云澜早就知道特调处的护盾并不能防御所有地星人。只要那人的力量足够强大,便可以来去自如。比如黑袍使,比如夜尊。可他却似乎从没为此担心过,沈巍那日发过话说夜尊应该有很长时间不能为非作歹了,况且这特调处有威震整个地星的黑袍使大人坐镇,又会有哪个不长眼的地星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赵云澜想,沈巍在他心里就是无所不能、坚不可摧的,即便有时候他的的确确会没来由的担心他,可他从未想过所向披靡的黑袍使大人有一天会这样轻易的被人制在了怀里。

 

    明明夜尊并没使什么高明的招数。

    若不是沈巍前几日为他放血伤了元气,若不是夜尊不要脸的把那一团团明显能一击毙命的黑能量总是见缝插针的往赵云澜身上打,赵云澜才不会相信鼎鼎大名的黑袍使竟会因为那一声满是调笑和戏谑的“哥哥”就被乱了心神。谁知道夜尊那个神经病是在叫谁的?好吧,虽然夜尊跟黑袍名字是有一点像,虽然他们的装扮也有点像,虽然他们连面具都一毛一样,赵云澜承认他的确心里生了疑惑,尤其是沈巍躲开他眼神的那一刻,他心中的疑问更深了。

 

    赵云澜几乎可以笃定,沈巍有事情瞒着他。比如,那本忽然不见的上古秘闻录,他所谓的“一直是朋友”的“一直”,还有这个忽然跑出来认哥的“夜尊”。这些让人心生疑惑的事情每每他问起总叫那人以各式各样的话题岔过去,要说沈巍对他坦诚相待毫无隐瞒恐怕是连三岁小孩都不信。

 

    可是,这明明是人民内部矛盾,却叫一个阶级敌人钻了空子。赵云澜心里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总之,现在的情况是,异能强大的地星领袖黑袍使在他海星的特调处里被地星大反派夜尊给捉了去。

    赵云澜给怀中的黑能量枪重新上了膛,转过身来面向特调处众人,将口中的棒棒糖一口嚼碎语气中颇有几分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意味,“竟然光明正大的在我的地盘上动我的人,你们说,我要是不把人抢回来,是不是有点太对不起这鬼见愁的名号?”

 

 

01.

 

    沈巍醒来的时候夜尊正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他,金色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去,那副与他一模一样的面容就那样静静打量他。

 

    “你醒了,哥哥。”夜尊看了看他身上缠满的锁链,“可能会有点疼。可是整个地星,也只有这天柱石和噬魂锁能压得住你。我好不容易才制住你,可不能让你又跑了。”

    沈巍动了动手腕,粗大的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刺进骨髓里,让他瞬时间便疼的出了冷汗。

 

    “听说你在上面的身份,是生物工程学的教授,那岂不是更应当理解低等物种注定被高等生命取代的道理?”

    “海星人有什么好的?他们虚伪、贪婪、懦弱,这般如蜉蝣蝼蚁的低贱生物也值得你背弃同族,守护他们万年?”

    沈巍微微喘着气,脸色苍白的可怕,却连一句话也不愿说。

 

    夜尊轻叹了一口气,面上是毫不掩饰的失望,“从前你可不是像现在这般,冥顽不灵。若不是遇到了那个昆仑,万年前你也不会在大战中那般斩钉截铁的背叛我,让我地星损失惨重。我还以为事到如今,你能够想清楚,自己身上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还是,你跟万年前一样,心心念念在意的,只有那个非我族类的……昆仑?”夜尊瞧着那张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幅古板的学究样子也是为了他看着顺眼而装的吧。”他伸手上前摘他的眼镜,那双隐在玻璃片后面的眼睛却忽然狠厉起来,瞧的夜尊动作一滞。沈巍微微抬起脑袋看向那个白衣白发的男人,声音明明还很虚弱,却染了浓重的杀意,“别动他。你知道后果。”

 

    夜尊被他这话说的一愣,却忽然笑出声来,“你若是全盛时期,这话说的自然有几分力度。可现在……”他手指下移捏起他的下巴,又瞥了眼他还裹着纱布的手腕,声音里的讽刺淋漓尽致,“你还有什么资格,威胁我?”

 

    “既是没有资格,毫无用处,你怎么不杀了我?”

    “你明知道连接两界的通道需你我联手才能打开!”夜尊声音一冷,却在转瞬间又嗤笑了起来,“不过我不怨你,若是你不曾遇见那个人,便也不会信他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中了邪似的站在海星人那边。”夜尊嘴角的弧度更深了起来,“这是被你关着的这一万年里,我想明白的道理。哥哥,只要你站在我这边,圣器、封印、特调处,便都无法再阻挡我们的脚步。”

    沈巍轻声一哼,不愿回应。却只听身前的男人不气反笑,“你是不是觉得你这般以死相抗我便拿你没办法了?”他的手中聚起一团浓重的黑色雾气,“哥哥莫不是忘了,我的异能是什么?”

 

    沈巍一惊。他们双生两面,连异能也是截然相反的。他想起赵云澜询问他的异能是什么之时自己的回答,他说,是学习。可那只是海星人的用语,在地星,他们把这叫做“创造”——他能掌握一切看到过的异能,无中生有。而夜尊,刚好相反,他能将一切都毁了去,楼宇、大地、器物、以及……人的记忆。

 

    “我本来不想这样的,”夜尊抬手按向男人的天灵,“可你就是不愿意配合我,” 那一团黑气缭绕的能量被生生逼进了沈巍的额头里,“啧啧,可能会有点疼,哥哥,你忍着点。”

 

    沈巍的脸色变了,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像是什么东西在瞳孔里爆炸,“夜尊,我要杀了你!!”他的脸上开始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浑身抖的厉害,却在锁链的桎梏下根本动弹不得。

 

    “不,你不会。”夜尊却只不在意的笑笑,“等你完完全全忘了他,你便只剩下我。”他看了沈巍一眼,“从今以后,没有昆仑,只有我。”

 

 

02.

 

    地君殿的大堂上摆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白玉小桌子,赵云澜手里的酒是地面上卖的正酣的陈年老酿,馥郁的酒香在大殿间飘散开来,是沁人心脾的气味。若不是对饮的人实在太不合时宜,这一番景象倒别有几分闲雅情致。

 

    “所以赵令主是带好了圣器跟我换人来了么?”夜尊抿了一口酒,面带笑意瞧向赵云澜,“可我怎么只瞧见你提着酒就来了,却不曾见到圣器的影子?”

 

    “那玩意你不想要,我何必带来?”赵云澜半靠在桌子上,“那日你闯入特调处,本可以大肆搜刮一番,可你却掳了人急急便走。又何必假装自己意在圣器来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赵云澜抬头看向夜尊,“你要的是人。而我今日,也是来要人。”

 

     “哦?”夜尊挑了挑眉,像是听到了极其好笑的事情,“赵令主既已知道我要的是人,又凭什么觉得我会放人呢?”

 

    “凭我能帮你达成你的目标。”赵云澜嘴角轻轻一弯,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若我猜的不错,你掳走黑袍使定是还有些别的用意……”赵云澜故意把声线拉长,瞧见夜尊面具下的眼神果然不着痕迹的怔了一下,“不管你想要他做什么,我来帮你劝他。只要你把他还给我。”赵云澜的手掌悄然握上枪柄,几发子弹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冲着对面那人飞了过去。

 

    白玉的桌台被夜尊一掌拍起,刚好将那几发银色的子弹一一都挡了下来。

    “我还以为赵令主有什么天大的本事,”夜尊瞧了瞧一旁打碎的酒壶,“原来不过是声东击西这种老掉牙的把戏。”

 

    “声东击西也很好用的。”赵云澜眼见自己被揭穿,倒也不慌,反倒是双肘撑着直接半躺在了地上,“再说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了么,我们海星人又不像你们一样,个个身负异能。我想见他,只能这般铤而走险。”

    “赵令主你还真是出乎意料的肤浅又单纯。”夜尊笑出声来,眼神却是悄然一动,像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你想见他?好,”他站起身来抖了抖白袍上沾染的灰尘,“今日我心情好,我带你去见他。”

 

03.

 

    赵云澜被带到这里时只瞧见沈巍不省人事的被绑在一块怪异的大柱子上,铁链上是幽深的黑芒,衬的那人毫无血色的一副面容更是惨白。

 

    “沈巍!?沈巍!?”他扑过去,被那锁链上的能量粗暴的弹开。

 

    “别叫了。被天柱石压着,又被锁魂链锁住还能跟你打情骂俏才怪。”夜尊站在在不远处好整以暇的瞧着赵云澜,“不过赵令主到可以试试,看看黑袍使这几乎能斩开一切的刀能不能将这链斩开。”

 

    一柄黑色古刀落在赵云澜的脚旁,他回头看过去,夜尊面具下一双眼睛正盈满笑意瞧着他,那眼底分明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你尽管试,”夜尊面上的笑意更浓了,“这地星的天柱石,乃是山圣昆仑的肉身所化。”我只是想看看,这肉身神力对上元神之力,到底哪一个会死的更快。”  赵云澜手中的刀劈在那锁链之上的第一下时听夜尊如是说道。

    “又是昆仑……”他在心里暗骂,如果自己真跟这个昆仑有什么关系现在就应该赶紧开挂把这些妖魔鬼怪都收拾了然后把自家沈美人救回家。

    可是,神迹并没降临在他的身上。巨大的反力将他掀翻在地,赵云澜几乎痛的蜷起了身子,听见夜尊继续说下去,“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万年前发生了什么啊,赵令主?”

    “闭嘴。”夜尊的话被一个虚弱的声音打断,沈巍艰难的睁开眼睛,望向赵云澜的眼神饱含着万千情感,说出口的却只有一个字,“走。”

    赵云澜却恍若未闻一般,从地面上爬起来手中的刀再次高高举起砍在粗大的铁链上,竟是生生劈出了火花。

    “赵云澜你救不了我的,别试了。”

    “住手。”

    “赵云澜你不能再试了。”

      赵云澜的嘴角已经溢出了血,仿佛幽灵般的黑色能量顺着那古刀已经攀上了他的手臂。他咬了咬牙,撑着刀,又一次站了起来。

    “不能再试了!你听到没有!”沈巍气急大叫,却不想一时心神失守,叫那一团伺机侵入的黑雾钻了空子。夜尊毁天灭地的能量侵入他的意识里,让他几乎浑身一颤。

 

     赵云澜只觉得自己手心发麻,连五脏六腑也被震的像是都错了位,嘴里是铁锈似的腥味,他又一次被掀翻在地上,听见夜尊的声音里几乎满是嘲笑,“你瞧瞧海星人这么弱,却能占据地面万年之久。万年前,我们地星人明明有机会回到地面上去生活。那一场大战,软弱的海星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可他为了你,竟与我反目。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万年之前你和他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他等了你一万年,找了你一万年?哼。”夜尊只是一声轻笑,却不再继续说下去了,“赵令主,我特别喜欢世人带着遗憾,含恨而终的样子。尤其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圣人,死不瞑目,一定很好看。”

    

    赵云澜却对他这一番嘲笑几乎一分都听不进去,他只看见不远处沈巍抖得厉害,巨大的锁链被他挣得哗啦作响,连苍白干燥的唇瓣都咬出了血。可却只一瞬,他便不再挣扎了。

    沈巍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熄灭下去,那双眸子仿佛深渊,一切的光都湮灭在里面。夜尊开始笑,伸手一挥那缠绕他的粗大锁链便化作黑气散了去,失了神的沈巍跌进白衣男子的怀抱里,金边的眼镜不知何时摘掉了,如墨的长发瀑布似的散落下来铺了一地。夜尊将他环在臂弯里,轻轻用手为他理着长发,连手指头都在颤抖。

 

    “你到底做了什么?!”赵云澜咬着牙嘴角溢出鲜血来。

    “多有意思,万年前的那一段记忆,你记不起来,”夜尊云淡风轻的说着,轻蔑的瞥了赵云澜一眼,“而他的,也行将被我抹去。他若毫不分神的全力抵抗,或许还要多耗费些日子。可如今,还要多谢赵令主现身于此,这才让他,分了神……”

 

    黑色的雾气升腾而起,夜尊拥着怀里的人身形隐进雾气里消失在了原地。赵云澜匍匐在地上,目眦欲裂望向人影消失的方向,攥紧了拳头。良久,他张开手掌,里面躺着一颗琥珀色的琉璃小珠子,是方才他拼命劈砍铁链时沈巍给他的。

    那颗剔透的淡黄色珠子,闪着微弱的光芒,像是个火种在他掌心微微发烫。赵云澜更深的望进那颗珠子里,忽然觉得双目火烧似的痛,从心里到灵魂,有什么东西像是就那样被硬生生的揭开。

 

04.

 

    赵云澜做了一个梦。梦里山河环绕,气象万千,可他的身子却轻飘飘的,像一缕云雾不受控制的在世间飘散。眼前种种,他看的真切却又恰到好处的置身事外,仿佛转世轮回,又像灵魂出窍。

 

    那是一个黑衣黑袍的少年,眼睛里似乎装着星星。赵云澜认得那副面容,这世间再不会有别的人,能像他一样好看。沈巍。赵云澜不自觉的唤出了声,可那少年却仿佛听不见一般,从他眼前跑过去。

    星辰变换,沧海浮沉。

    少年只独自一人,看山看水,在高崖峭壁之上数天上的星星。

    夜来香开了,他连却连摘都不舍得摘,只凑在花瓣上闻一闻,便恋恋不舍的独自离去了。赵云澜想,他从未见过沈巍这幅样子,干干净净懵懵懂懂,恍如一张白纸。

    那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他第一次听见黑袍少年的烦恼,少年脱了黑袍与一人对坐在巨石上。

    “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些话,”他听见那个黑袍少年说,声音里带着一点试探和委屈,“他们都怕我,躲着我。”

    “到处都是尸首,都是我杀的,可我不喜欢。我不想这样”那个少年垂下头,将脸埋在了掌心里。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也不想这样。”第一次,他听见了少年的哭声。

     

    这些话说的没头没脑,让赵云澜听的簇起眉头来,即便是年少,但黑袍使万人之上,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可后来他明白了,他的眼睛穿过绵长的时间线,仿佛站在天地之外,将一切都瞧清了端倪。

    他的少年,明明光风霁月,却只能披着一身黑袍,他看不见云海看不见太阳,无尽的岁月里,只有万古的黑暗陪着他。而那另一个人,在日出的瞬间会占据那具身体,换上一身素白像是无暇到了脚尖里,连长发都是雪一样的颜色,可那一双眼睛却透着狠厉,在阳光普照的大地上肆意杀戮。

 

    都说入夜,才是杀人的好时机。可那个白衣少年却笑得满不在乎,阳光下的屠戮才更瞧的清猎物垂死挣扎的样子,而遍地死寂的尸首便是他送给夜里出来的那一个,最好的礼物。

 

    他们一体双生,却生来是不一样的。

    他法力无边,却将自己紧紧裹在一身黑袍里。

    而他虽从未见过月亮,却嗤笑着自己封了黑夜的尊衔。

 

    赵云澜明白了一切,为什么那个少年从来不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夜里创造的美好,会在第二天的白昼里被毫不留情的毁掉,他曾经有过的希望,总是被一遍又一遍的碾碎城渣滓。只有他们还是一体,就永远逃不脱这种轮回。怪不得他会觉得熟悉,原来万年前的夜尊与黑袍本来便是同一个人。

 

    赵云澜觉得心里生疼,他想抱抱那个暗夜之中将自己仅仅裹在黑袍之中的少年,然后他看见那个他身旁的男人真的这样做了,他听见那个男人低沉温柔的嗓音,像是十万大山许下的承诺,“一起都会好起来的,”男人的手指穿过少年的长发,“我会给你,自由。”

 

    眼前一晃便是出现在了十万丈高耸的大山里,在一天中最暧昧不清的时刻,黄昏的光将将染上夜色,日暮西沉,星光乍起,无尽的光芒忽然在少年身上爆发,那光芒的源头出自一个长发男人身上,男人嘴角带着血,目光里却是无比的欣慰,“小巍,从此以后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他听见那个男人喃喃自语,然后只听一声巨响,接着万籁俱寂。

 

    两个少年匍匐在地上,一黑一白,有着一样的声音,一样的面孔。只是一个泣不成声,一个放肆狂笑。他瞧见那个黑袍少年没命似的跑过去,手掌覆上男人的胸膛,夜幕四合,仿佛漫天星辰的力量都被少年捏在手中,然后毫不犹豫的倾尽男人的身体里,男人动了动手指,睁了眼,他听见黑袍少年抽抽搭搭的哭声,听见他满含深情的呼唤。

 

    “昆仑。”那个少年如是道。

 

    赵云澜忽然明白了一切,原来恩怨种种,早在万年前皆已注定。

 

05.

 

    赵云澜带着特调处众人再次来到地星时,这里已经完全变了样子。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本就荒凉的地星像是被什么天灾席卷过,连风里都透着死亡的气息。

 

    不,是血腥味。

    赵云澜一行人顺着血腥味飘来的地方走过去,这气味的源头竟是在地君殿上。他就是在那里,又一次见到了沈巍。

 

    如夜的黑袍披在他的身上,他的手上都是血,却并不让人觉得脏。听到有人走过来,只是转过身来静静瞧着。

 

    那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沈巍,如墨的长发披在肩上,漆黑的眼珠被满地血泊映的带了一点红色。 站在一地猩红的大殿中央,像是夜里一朵开到极致的妖花,红艳到了极致便成了黑。那一双眼睛似乎比从前更好看了,只是那眼神却很迷茫,落在赵云澜一行人的身上,懵懵懂懂的,竟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沈巍。”赵云澜唤他。

    然后看到对面的人有些懊恼的歪了一下头,“你在叫谁?”

 

    赵云澜一愣。瞧见一旁一个白影慢悠悠的走出来。

    夜尊身后跟着唯唯诺诺的摄政官,见了赵云澜一行人似是有些顾忌,“夜尊大人,您为、为帮黑袍大人‘找回心底的声音’元气大伤,这些蝼蚁,还是交由我们来对付就好。”摄政官耳语提议,却正逆了夜尊的意思。白发的男人眉毛一挑,面露杀意,“我与哥哥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了?”

    下一秒,闪着黑气的古刀带着破空的长啸,沈巍连身形似乎都没移动,那摄政官的脑袋便掉了下来,咕噜咕噜滚到了赵云澜脚边,人死的竟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哥哥,你越发懂我了。”赵云澜听见夜尊满意的轻笑声,然后瞧见沈巍闻声转过头去,绽开一个有些腼腆的笑,他忽然明白夜尊的打算了。的确,那个人根本不需要去依仗什么圣器,只要沈巍站在他那边,这世间似乎真就没什么东西能抵挡他们了。

 

    可是,万年前……不也是这样么?赵云澜这样想着,便也这样问了,“你不觉得你做的都是徒劳么?”赵云澜收了枪看向夜尊,眼神里是似有似无的嘲笑,让他觉得自己气场两米八,“一万年前我能教会他的东西。你就算抹了他的记忆,我不过再教一遍而已。”

 

    “小巍,过来。”赵云澜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作死,可他却莫名其妙的觉得无比的踏实。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悠远沉重,像是穿过了无数的时光从亘古的神山上传下来,语气里偏偏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宠溺,让他觉得无比的熟悉。

 

    沈巍看着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瞬愣神,几秒之后竟收了长刀呆呆愣愣向他这边走过来。特调处的众人被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呆呆看着自家毫无胜算的领导就这样让黑袍使收了刀。这打BOSS的终极大战他们都还没动手呢难道就要结束了?

    可下一秒,一团满是黑气的能量轰了过来。夜尊气急败坏的聚起周身的能量,看向赵云澜的眼里从未有过的仇恨,“你敢!?!”

    夜尊的攻击被楚恕之轻而易举的挡下。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然后他发现,不仅是他,大庆、祝红,就连小郭那半吊子的身手似乎都能和夜尊周旋几下。眼前这个白发的中二男人似乎跟当日从特调处掳人的不是一个人,弱的像个普通地星人。

     夜尊瞧着自己手中聚起的能量越发不稳定,却怎么也想不出原因来。虽然他那日仗着沈巍失了腕血将人擒住耗费了他不少的力量,可也不至于虚弱成这般样子?难道是……

    “大反派你不是说声东击西不好用么?”赵云澜咧嘴笑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那日真指望靠开枪偷袭就想打败你吧?”

    “你!”夜尊神色一变,忽然反应过来,“是酒。你在酒里下了东西?”

    “海星鉴最新研制出来的抑制地星人基因的制剂,你可幸运了啊,赶上头批临床试验。”

    “哥哥,杀了他。”夜尊知自己被人算计了越发恨那人到了骨髓里,他一掌拍上自己的胸口,竟是呕了鲜红的心头血出来像要强行催动什么秘法提升自己的能量。

    沈巍回过头去看看夜尊,依然站在原地有些发愣像是在犹豫,赵云澜也不设防,从怀中取出一颗琉璃小珠子,将人轻轻拉了过来将那珠子重新为他带上。“这东西万年前我既然送出去了,又哪有收回来的道理。”沈巍低头看着那人将那珠子帮他揶进领口藏好,又抬起头来仔仔细细瞧着来人的面容。

    赵云澜正被他瞧的不知如何是好,却忽听见身前的人低低唤了一声,带着一点点隐忍和满满的信任。“赵云澜。”是那种熟悉的语气,在唤他的名字。

 

    赵云澜对上那双漆黑下的眼睛,有什么东西在那里面迅速的亮了起来,是满天星辰又是柔情万千。沈巍眨了下眼睛,赵云澜便在瞬间会了意,枪声和长刀带起的风声同时响起,浓郁的黑能量包裹着几颗精致的银色子弹重重砸在夜尊的身上。

 

    胜利来的草率又突然。

    方才不可一世的白衣男子如今散落了满头银发跪在地上,眼神中带着狠厉和不甘,他的身上有几个小小的弹孔,散着黑气。下一秒,闪着寒芒的古刀挥过,那人便又一次被封进了高耸的石柱里。

 

    “小巍……”赵云澜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演了下去,他拖着调子,“好久不见。”

    可沈巍眨了两下眼睛,只是转过头来带些警惕的打量他,“你不是赵云澜?”

 

    “我是。”赵云澜忽然反应过来,“你……你只记得赵云澜?”

    沈巍点点头,“我喜欢他。”

 

    赵云澜本来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他,他们的过去,他和昆仑的关系,还有那颗琥珀色的透明小珠子究竟是什么。可只听他这一句话,他便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如果夜尊所谓的抹去记忆,只是抹去万年前的记忆,让沈巍只记着赵云澜,这有什么不好呢?他明明求之不得的好吧?至于那些谜团和疑窦,诶,都到时候再说吧。

    于是,赵云澜原地旋转跳跃三圈,觉得自己幸福的要爆炸。然后他转身将人揽进了怀里,“我是赵云澜,宝贝儿,我也喜欢你。”

 

 

06.

 

    天柱石中的的虚象带着逼仄的寒气。

 

    那人的白发散了一地,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明明我才是与你双生的那一个。才是千万年来在暗无天日的地核里与你相伴的那一个。为什么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你总是站在他那边?”

 

    “我说过,别动他,你知道后果。”沈巍的声音听不出感情,只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你即便忘了昆仑也还记得赵云澜,兜兜转转还是他。可他呢?”夜尊抬起头来,眼中有泪却生生含着不肯流下来,“你有没有想过,他若是知道了从前的你,见过了我们征战之时你杀人的疯狂样子,他还会不会像今日这般待你?”

    “夜尊。”黑袍之人背过身去,“你就不觉得,那日与特调处对峙之时,我特别的顺遂你的心意?”

    “自然知道都是你在做戏罢了。”夜尊眉宇一垂,忽然反应过来,“你,你……对我百依百顺,是故意做给他看的?要他以为你一无所知,所有的杀孽都是我的错?明明昆仑出现之前,是我们一起大杀四方!”

    “他只会见到我最初干干净净的样子。”沈巍低声说下去,摸了摸脖颈间的琉璃珠子,他在那珠子中封存的记忆里早就动了手脚。

    “就为了这?你就心甘情愿的受这天柱之压、噬魂之苦,哥哥,你真是好深的心计。”

    当然不止是为了这个。

    沈巍在从天柱石中退出的时候心下一笑。

    他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

 

    地君殿的某些势力早就蠢蠢欲动,此番竟还有人公然忤逆助夜尊出来。可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却做的十分隐蔽叫他根本抓不到证据。他碍于黑袍使秉公执法的身份平日里奈何不得他们,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羽翼丰满为祸地星。这次正好借着夜尊的名号,不需要任何理由,便可以除去他们。

    

    而赵云澜这几日似有似无的追问他过去的事情,像是对他起了疑,他怕失去他的信任,却又万般不愿将往昔旧事和盘托出,正不知该如何回应。夜尊这一搅和,光明正大的昭告天下他被洗去了万年前的记忆,刚好叫他趁机将此事蒙混过去。

 

    再者说,有些话,他在清醒状态下是万万不肯对赵云澜说出口的。沈巍想起那日几乎开心到快要飞起的赵云澜,心上的甜又漫开了几分。他心想,这一来肃清了地星,二来消除了隔阂,三来表达了心意,他所吃的那一点苦,怎么着也是值了。

    龙城的街头入了夜静谧了许多。

    沈巍在夜色里又换上一身儒雅西装的打扮,金边的镜片将那一双装满心事的眼睛藏在了玻璃后头。沈巍又想起自己脑海中的记忆被生生剥夺的那一刻,他痛的几乎连血肉身体都要化了,夜尊的手段的确狠毒,抹去那段记忆,他或许便会真的如他所愿,变回从前那个冷漠杀戮的黑袍使。可是,有些记忆又怎么能被轻易的删去?

    那些记忆在转瞬间被抹的无影无踪,又会在下一秒仿佛雨后春笋般重新生长出来。沈巍想起他们截然相反的异能,他的是毁灭,而他的,是创生。或许关于那个人的一切早就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就像夜尊不死的天赋一样,那些记忆不论被毁去多少遍,都会在他心头重新发芽。

    沈.大尾巴狼.巍想,他竟然爱那个人爱到这般田地,骗他一次又怎么了?郑意那次,他不是也骗了他?害他担心的要死。他如今这般做,单单就是想要他疼他,爱他,不能掺杂一点点别的东西而已。沈巍站在楼下瞧着窗上亮着的那一盏台灯,推了推眼镜,将心事通通收好,推开了楼门。

   接下来,“巍巍不知道巍巍是小白兔”第二季,隆重开演。

    

 

 完.

评论(76)

热度(3214)